浮遊

Velvet Highway

#丝绒公路#

和团长独处,其实并不是常有的事。
至少在那之前。
团长喜欢自己独自到处旅行,团员们一直是这样以为的,所以大家除了基本的联络外,实际上很少和他靠得足够接近——
这种保持一定距离的感觉刚刚好。
至少侠客会觉得自己很喜欢。

在加入旅团之前,侠客有过一次和库洛洛独处一个星期的经历——简直生不如死。
在侠客的短短一生中的任何时刻,让他再体验一次的话,他都会从灵魂深处感到战栗。
说来可笑,因为某种程度而言的忌惮而加入旅团,他是唯一一个。但是在接近那个人之后,他却如同染上香辣山矿石的毒瘾一般,被那个男人身上某种难以言喻的色泽所深深吸引。
也因为逐渐的熟悉,他对他的畏惧才会缓慢剥落,与此同时,敬慕却也会日益膨胀。
侠客掩藏那小小的心思,小心翼翼如同在孵化一只淡粉色的卵。他克制自己的贪婪,他不像那些毫无知觉的猎物,他懂得控制,懂得保持距离才能更完整地欣赏那种惊心动魄的魅力。
一个人很少能够忍住想要伸手触及美丽事物的愿望。
但是向来自律的他做得足够出色,这一点毋容置疑。

现在想想,上学的那段日子简直就好像是一个遥远的梦一样。侠客摆弄着手中巴托奇亚国立大学的徽章,有点新奇地迎着光,转动着这枚小小镀着珐琅彩的金属圆片,这种陌生的思绪浸没了他。
“什么?”
他听见坐在后座的人发出疑问,便笑了笑将它攒入掌心,然后摇下车窗丢了出去。
他继续翻弄被打开的储物盒,从里面找到了一张车载CD,随手将它插上,随着一声轻轻的咔哒声,旋律慢慢在车内满溢。高亢的女声颤抖成一条线,尖锐地穿透耳膜……

到加弗罗列大概只要一天一夜的时间。
中间,他们停车在一个加油站的休息室里补充了些需要的物品。
侠客看上去颇有点苦恼地瞧了眼干瘪的钱包,趁着库洛洛坐在外面的长凳上看书的空挡,将天线插在便利店主的后颈,然后一脸得意地将柜台中的所有零钱洗劫一空。一枚硬币咕噜噜滚到一个人脚前,一抬头,他便看到库洛洛正靠在门边。
“你……真是太过无聊了啊。”
侠客又露出他那副坦然到无辜的标志性表情:“强盗不拘小节。”
“狡辩。”库洛洛失笑,转身离开,算是打赢嘴仗的侠客便快乐地跟上去。

“说起来,团长你会开车嘛?”
侠客哐当一声将车前盖盖好,拿起湿毛巾慢慢擦拭沾染着污渍的双手。
“有什么问题?”
合上手中的书籍,库洛洛抬起头,从车窗向外看他。
“没有啊,如果团长不会,我来教你吧?”
侠客将双手搭在车窗上向里探身,只穿着黑色工装背心的他手臂肌肉线条流畅优美,尤其是现在,因为沾染了薄薄的一层汗水,而晕染开淡淡光泽的模样,简直可以用秀色可餐来形容。
“不需要你来教。”于是,捏住他的下巴把他往下一拉,库洛洛只稍微一抬头便吻住他柔软的唇。

被叼住锁骨的时候侠客发出一声呻吟。他下意识后撤抬高身体抵抗那猛然窜起的火苗,后脑却砰地一下撞在车顶。
听到库洛洛的闷笑时,侠客扑过去狠狠咬住他的嘴唇,库洛洛启唇以舌尖安抚炸毛的大猫。
于是,两条红舌交缠着牵扯不清,欲火迅速点燃了狭窄车厢中的空气。他们彼此都在对方身上抚摸蹂躏,试图将那些隔阂扯去。侠客抽出了库洛洛的腰带,库洛洛脱掉了侠客的背心,两人喘息着分开,面面相觑,然后继续埋头苦干。

【走评论链接╭( ′• o •′ )╭☞】

“你的眼睛很美。”想要把它们剜出来,捧在掌心把玩。
“嘛,我的眼睛可不值钱,如果玩腻了别扔垃圾桶……”
这一时刻,库洛洛隐约回想起那夜,他控住侠客时,侠客自暴自弃的嘲弄。那时的他绝望却并不脆弱,带着自我毁灭般的不顾一切的耀目光辉,于是他转换了心意,抬起手抚触侠客低垂的眉目,指腹下隔着轻薄肌肤细细跳动的眼球就好像一颗滚烫的心,他不可抑止地产生了某种微妙的欣喜——自己正通过肉体这一通道在窥视着他的灵魂。
独一无二的侠客。
他想用力地将手指嵌进那纤薄的肌肤,滚烫的液体会顺延着侠客的脸颊滑落,如同泪水一样绽放成艳丽的花束。
可终究没有这样做。

他带着一种堪称怜悯的温柔,轻轻吻上那颤动的眼帘。

侠客知道过于放纵自己沉湎于这种关系不好。他对自己的控制欲强烈到让库洛洛也不得不让步的程度,不肯轻易交付,坚持要给彼此留出足够的空间,从不会主动过度干预对方的生活。这只小狐狸自以为圈出一片小领域就可以保守住独属于自我的天地。
要想撬动这颗迟钝的灵魂可能有些麻烦,但是库洛洛有足够的耐心,他向来有这个自信——但这不是狩猎,他不想再将巧取豪夺的那一套用在他身上。
所以,他要更加小心,也更苦恼一点——或许,也乐在其中也说不定。

他倾听着侠客破碎的呻吟,继续让这场甜美的性事加热升温,直到一起攀上巅峰。

库洛洛拥住侠客的身体,在静默的等待中,暮色逐渐覆盖上沙丘,广袤的沙漠变成一幅巨大的丝绒布,呈现出间于盛放与枯萎之间的玫瑰色。
他们为彼此擦去身体上沾染的体液,再一次感受肌肤相贴的细微颤动。他们为彼此套上衣物,库洛洛帮侠客拉好衣服下摆,侠客帮库洛洛扣上纽扣。然后他们注视着彼此的眼睛,细细地接吻。

只是接吻。

“说起来,团长。”侠客注视着远方逐渐西沉的太阳,“要是当初我拒绝了你,你会怎么办?”
库洛洛沉默了半晌,将挡在脸上的书拿下,沉寂地注视着从后视镜看过来的碧眸。
他低笑了一声。
“我本来准备杀了你的。”
侠客定定地盯着他的眼睛,在位于公路尽头的夕阳收敛最后一丝光线之时,还以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ending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