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遊

#hp之Severus×Lily#
#双向暗恋#
#存在大量私设,谨慎食用#
歌名即梗。
听着这首歌,码下这样的字迹。
私心觉得莉莉对教授的感情没有想象的那么单纯,这个年纪的女孩也应该比男孩更早开窍。
暗恋×暗恋也很美味呀。
也许不只是纪念他们之间的那段过往,也在纪念着我们年少青葱的岁月。

>>>
无数次自睡梦中惊醒。Severus的梦境没有明亮的色彩,只有铺天盖地的灰白。
有时候是在少女手心中绽开的雏菊。
有时候是一双渐渐黯淡的秾丽绿眸。
Severus不喜欢后者。因为那意味着死亡,意味着自己站在永远无法回头的悬崖边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犯下所有的罪孽却无力悔改。
所有的泪水早在那一夜就已经流干。
他剩下的所有时光,全都用来赎罪,以及……
怀恋。

>>>the best years of our lives
从莉莉在外人面前展现出魔法天赋开始,西弗勒斯便注意到了这个可人的小姑娘。蛇类善于蛰伏,但年少的西弗勒斯第一次遇见了和自己有着相似天赋的人,欣喜若狂的西弗勒斯不肯错过,率先表示了自己的善意。
当然,不可避免的,西弗勒斯碰了壁。

回想起这段有点糟糕的相遇,莉莉还是会傻乐上半天。
西弗勒斯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将面前的魔法书提高了半截,掩住阴沉沉的半张脸,眼角的余光却还是忍不住往身边的女孩身上扫去。
毫无疑问,莉莉·伊万斯和西弗勒斯·斯内普是好朋友。
这是整个霍格沃茨学院公认的事实,就连莉莉的恋慕者詹姆斯·波特也无力反驳这一点。

光束透过枝条倾泻而下,午后的黑湖波澜不惊,一些枯黄的落叶堆积在岸边的浅洼处,遮掩不住闪烁的粼粼水光。
少年和少女坐在湖边的草地上一起温书的场面,和谐又清新。
初秋的天气已经有些转凉。莉莉披着一件亚麻色的大披肩,底下露出深红色高腰背心裙的下摆,玫瑰纹的蕾丝花边温软地撒开。厚厚的书本摊开放在少女两条笔直的大腿上,泛黄的纸张映衬着素白的手指,说不出的漂亮。一缕缕红色的长发从肩膀上滑落到胸口,在树林间跳跃的光线下呈现出瑰丽的色泽。
但这一切怎么都没有莉莉的笑容更吸引人。
“你怎么老看着我?”莉莉看着不知不觉就盯着自己发起呆的少年笑得东倒西歪,十三四岁的女孩就像是清晨盛放的花朵一样娇艳迷人,沾染着露水。
红着脸恨不能将自己整个塞到书本中的男生恼羞成怒地嘶嘶吐息:“你也没怎么专心在书上。”
体贴的莉莉看出男孩的窘迫,笑了一会儿后便转移了话题。
“守护神咒练习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提到学习,西弗勒斯的表情稍微要缓和一点,眉毛还是紧紧收着,但这又是因为另一重烦恼。
“西弗……西弗勒斯,这是个需要倾注感情的咒语。”女孩叹息着,声线变得有些飘渺而迷幻。
眉眼冷硬的少年一脸漠然地看着她,眼底深处却透露出些微迷茫。
莉莉合上书本,站起身。她微微眯着碧绿色的眸瞳,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下意识仰起头看她的少年。
沉默无言了半晌,莉莉的肩膀微微塌了下来,披肩下滑,被她挽在臂间。她望向湖面,眼睛却比黑湖的湖水更深邃。女孩低着头,心绪纷飞如同秋天的落叶。
西弗勒斯和所有迟钝木讷的少年一样,对于这样保持缄默的女孩感到无措。
“莉莉?”
“等到西弗有了想要守护的人,自然就会懂得这一点了。”莉莉俏皮地眨着长睫毛,抬起手将头发抚向耳际,“万圣节化妆舞会有女伴了吗?”
西弗勒斯顿时撇了撇嘴。
“哦,别这样,别像个老学究似的。要学着享受人生……”莉莉摇着头,“虽然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可是毕竟我们现在正是最美好的年岁,偶尔放纵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了。你已经缺席两三年了,这次别让我白等,好吗?”
看着那双明媚的绿眼睛,西弗勒斯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果然有异性没人性。”吐槽着友人,马尔福家小少爷不优雅地白了西弗勒斯一眼,“我年年邀请也没见你松过口,人家百合花三言两语你就乖乖就范了。”
里维斯·扎比尼夸张地怪叫着:“也不知道是谁的外号叫做‘纳西莎专属小尾巴’。”
有水仙花的地方必定有一只四处招摇的花孔雀,这已经是斯莱特林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两支魔杖充满威胁意味地指着里维斯,两张精致的小脸不怀好意地笑:“你有意见?”
里维斯顿时顶着一副“你们听到有人讲话了吗”的表情四处张望,传达着自己的无辜。
有着这样一群不着调的同窗好友,总觉得迟早会被他们坑死呢。
西弗勒斯稍显嫌弃地默默远离了他们。

不过花孔雀还是非常贴心地为西弗勒斯准备了一身万圣节套装。相应的,西弗勒斯花了一晚上时间给他熬制了一打美容药剂,无论是自用还是拿去讨美人欢心都是不错的选择。

第一次在万圣节晚宴上露面的西弗勒斯稍显不自在地在人们讶异的眼神注视下躲到自认为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泄愤一样咬着路过餐桌时取的法棍,看到变成兽爪的双手不禁有些挫败。
该死的马尔福!
该死的布莱克!
天生一对惹事精!
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劝他使用各类难以忍受的变装方案,然后趁他不备把变形药剂滴到他的水杯中,导致他现在顶着一对!愚蠢的!猫耳朵!
愤怒到炸毛的斯内普小先生完全不自知,那些对一抖一抖的毛茸茸猫耳毫无抵抗力的小动物们正极力控制着自己想上前来捏一把的冲动。
哦,傲娇系什么的,真是太有爱了!
霍格沃茨城堡里,今天的粉红色泡泡也已经突破天际了呢。

“那条阴沉沉的蛇……”小天狼星眨巴眨巴着眼睛,身后的犬类尾巴无意识地左摇右晃起来,“今天还蛮可爱的嘛……”
“可爱个梅林!”掐着布莱克的脖子使劲摇晃,企图将友人大脑中不该存在的念头甩出去的詹姆斯忿忿地嚷嚷着,“给我矜持一点啊!我们的目标是莉莉!莉莉!”
彼得擦着额角冒出的冷汗,看着顶着乱糟糟一头长毛发的詹姆斯小声嘀咕:“可是莉莉会和拖把跳舞嘛……”
当然这样的吐槽逃不过波特的耳朵,他转而张牙舞爪地扑向了抱着奶酪块的老鼠:“胡说!胡说!我这是狮子鬃毛才不是拖把!”
强忍住笑意的卢平张开手臂意思意思帮彼得拦了拦暴怒中的詹姆斯,眼尖地第一个发觉了空气中弥漫的异状,然后以一种近乎窒息的语气说道:“她来了。”
精心打扮的女孩们欢笑着出场,让早早在场中侯着的男士们纷纷沉静下来。

女孩们花枝招展,朵朵明艳,正是豆蔻年华。在同伴们的围簇下,莉莉顺着长长的阶梯走下来。
她向来披散在身后的红色长发一部分被高高挽起,露出魔法变形后的鳍状耳。水蓝色带着淡淡珠光的鱼尾裙包裹着少女线条柔美的身躯,在烛火映衬下如同月光下粼粼闪烁的湖水。
小美人鱼!
莉莉经过的地方,人群便自觉地散开为这海的女儿让出一条通道。男孩儿眼光饱含着惊艳和跃跃欲试,但看到猛扑上来的格兰芬多小狮子之后,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观望。
“莉莉……莉莉,你可以和,和我跳第一只舞吗?”显然被少女惊艳到的男孩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开口。
然而倨傲的少女只是微微一笑。
“抱歉,我已经有舞伴了。”

“西弗。”少女走到面前,温和地注视着他,伸出手去。
西弗勒斯张了张嘴,愣是失神了好几秒才慌忙去握她的,但伸出去以后才反应过来,不禁懊恼地试图缩回毛茸茸的猫爪。
莉莉怔了一下,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西弗勒斯恼羞成怒之前她抓住了他的兽爪,微微一使力,便引着他走向舞池。
伴随着优美的圆舞曲,两人缓慢地起舞。但原本由男士引领的舞步现在却完全由少女来把握,连耳朵都泛着粉红色的小先生完全不敢看她的眼睛。
莉莉含笑地注视着他。
她微微凑近:“不用担心出糗的,我会和你一起……”
不,不是……西弗勒斯急于解释,但是在看到她含笑的双眸时,便默契地不再言语,脸上也渐渐褪去了不自在,而流露出淡淡的笑意。
心饱和了,便会渗透出由衷的温柔。

懒洋洋往嘴里塞着小松饼的小天狼星看着气得头顶冒烟的好友偷偷乐,但眼睛却不由自主被餐桌另一头的人所吸引。左突右突绕过人群,他拍了拍和自己血缘相连的男孩。
“嘿。”
披着黑色长斗篷的小吸血鬼雷古勒斯惊讶地张开嘴,露出尖尖的小虎牙。他眨了眨灰蓝色的眸子,微微低下头,失神地低喃着:“西里斯……”
抿着嘴唇沉默不语的两人对视了片刻,纷纷撇过脸去不看对方。
扭捏了一会儿,还是雷古勒斯主动伸出手拽住了兄长的袖子,指了指餐桌上的烤肉。
“一起吃嘛?”
他期待地仰首,白皙的脸庞在烛光下泛着暖暖的微光。
那副表情,让西里斯忍不住心软得一塌糊涂。

“哼,那个家伙……”搂着纳西莎纤细的腰肢优雅地旋了个圈,卢修斯的眸光时不时离开面前纳西莎的脸庞,穿过人群去看别处,不甚满意地嘟嚷着。
“在这种时刻,你就不要看别的人了。”纳西莎轻巧地在他腰上拧了一把,脸上吃味儿的微笑还未来得及收敛,便被低下头亲吻她嘴唇的铂金少年擒个正着。
至于剩下的牢骚啊,不满啊,都被吞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青春年少,无虑无忧。
大概青春期的幸福嘛,幸福不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孔雀围着水仙花转悠。

ending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