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遊

#出走,雷雨,花房# 
#布莱克――兄弟向# 
#有私设有基情 ooc# 
#配合Djelem的《Pole Dorogi》食用更佳#
-----------------------
西里斯注视着雷古勒斯,紧紧地盯着他的脸,好像要把他永远锁在自己蔚蓝的眸光之中。
玻璃花房外雷声越来越近。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略带凉意的水汽。雨点终于还是落下,越来越密集,汇成了潺潺的流水声。
银色的闪电是整个花房中唯一的光源。
只披着一件单薄的真丝衬衣的少年,脸色被闪电映衬得雪白无比。这一刻,花房里所有的颜色都变得黯淡,唯有雷古勒斯那双灰蓝色的眸子,璀璨如同银河中坠落的星辰。
西里斯伸出手,指尖抚上他的脸颊。他近乎温柔地将雷古勒斯略长的刘海撇向耳后,露出线条优美的下颌。
雷古勒斯安静地低垂下眼睫,如同敛合翅翼的蛱蝶。他微微歪了下脖颈,让自己的脸颊贴向西里斯温暖的掌心。
这个动作等同于默认。
西里斯眼中迸发出火焰。
西里斯将雷古勒斯抱起,放在花房唯一的一张白色躺椅上——这是安多米达和纳西莎两姐妹最喜欢的地方,经常抢着坐在这儿喝下午茶。但是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两兄弟完全将其他的杂念抛却,眼中只剩下彼此。
西里斯去解雷古勒斯衬衣上的纽扣,手指由于某种充斥着涩意的情绪而颤抖,导致了动作的不顺利。雷古勒斯却要淡然许多,脸上的表情依旧温柔如水,他握住西里斯的手。
两人的眼睛对视了片刻。
西里斯退后了一点,看着弟弟低下头,将自己的衣扣一颗颗解开,丝滑的睡衣慢慢滑下肩头,垂落到椅子上,最后堆积在地面。
虽然和哥哥身高几乎相当,但是明显的,雷古勒斯的骨架要纤细一些,身上也没有那么多因为热爱运动而锻炼出的结实肌肉。他的皮肤就是那种贵族们所钟爱的雪白,一些皮肤纤薄的地方,蓝色的血脉隐约可见。
空气好像变热了一些。
不知道是谁先主动,他们纠缠到了一起。
嘴唇亲吻着嘴唇,呼吸交织着呼吸。
他们近得好像两株同根相生的玫瑰。
枝叶掩盖着枝叶,花朵依偎着花朵。
相互抚触着对方,用唇,用手指,用每一寸紧贴的肌肤。
这是一场无关于性的情事,所有的火苗都只为对方燃起。
再没有比此刻更亲密的了。
再没有比他们更亲密的了。
闪烁的白光透过花房水汽氤氲的玻璃,将他们的身影照亮。
在彼此交融的那一刻,西里斯哽咽着将脸埋在雷古勒斯汗湿的颈项间。
微热的液体熨帖着泛着红潮的肌肤,那么烫,好像要把他烫坏一样。雷古勒斯双手搂着兄长宽厚的肩膀,仰着头,咬着唇,将那些细细的喘息和呻吟统统揉碎在室外越来越喧嚣的雷雨声当中。
蔷薇的冷香在空气中弥散。
花瓣凄凉地凋零了一地。

雷古勒斯用冰凉的手指将身上的外套拢紧。是西里斯走之前披在他身上的。西里斯以为他睡着了,其实他一直都醒着。
他就这样坐在花房中,从西里斯离开,到雷雨渐渐休止,到天空渐渐泛起烟青。
在第一缕阳光穿透渐渐消散的层云,穿透尤带水渍的玻璃,映射到雷古勒斯灰蓝色的眼眸中时,他兀自仰起脖子,用手臂挡住被刺痛的眼睛。
雷古勒斯轻轻勾起一个恬淡的微笑。
有什么东西从眼角滑落,一直流到耳中,流到发间,流到心里。
再见,西里斯。

.fin.

评论(7)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