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遊

#交换时空.part1#
#养成小蜘蛛♡#
#以前的旧文陆陆续续搬过来啦w#
#脑补团长x幼侠好久了~谢谢太太的授权~#

又完成了一次小型活动之后,其他团员便陆续离开了基地,侠客如以往一样,留下来清点战利品,之后将大家挑完剩下的那些打包,以待时机成熟送去拍卖。
团长也没有在任务结束后立即就不知踪影,反而留在书房里倒腾着新到手的念器。
在拿着单子核对的时候,侠客听到楼上传来奇怪的声音。疑虑之下,他上了楼,敲敲库洛洛的房门。
“团长?出了什么问题嘛?团长……库洛洛,我进来了哦。”
洞开的房门,入眼的首先是库洛洛乱得很有个性的书架。
人不在……咦?那是什么?
侠客瞪大眼睛,盯着地面小小一团的……
“库洛洛?!”

唔,失策了。与时间相关的念器好像比想象的要有危险性啊。
库洛洛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
念器目前并不在自己手中,应该停留在了原来的地方。
只有看侠客的了。
如果及时拨回指针,回到正确的时间点想必没有问题。那么这段时间,就当做是一场别样的旅行吧。
不知目前是在什么时间段?

库洛洛像是抓小猫一样拎着手里人后颈处的衣服,对小鬼拳打脚踢的动作毫不在意。
“没想到第一个会遇到你。”库洛洛沉吟片刻,“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很危险。”
“侠客。”
黑发男人微笑了一下,看到小动物炸毛一样打了个激灵,瞬间乖巧下来的举动,表示非常满意。
大概是终于发现了什么,侠客迟疑了一下,伸出嫩生生的手指戳了戳库洛洛的额头。
“认出来了?”库洛洛配合地解下了绷带,露出纹身。
“库洛洛?”
看着侠客像是受惊的猫一样瞪大眼睛,而且明显脸上写满了“怎么能变这么大只我也要”,库洛洛心底的某种恶趣味便开始发酵。
七八岁的侠客非常好抱。
一头淡金色的头发,软呼呼的像幼兽的绒毛。原本就圆滚滚的大眼睛嵌在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比实际年龄显得更加稚嫩。库洛洛捏了捏他的脸,疼出泪花的小鬼头生气地咬他手指,在他松开以后哀怨地揉着被捏红的脸颊,刻意带点委屈的小眼神让库洛洛失笑不已。
很难想象就是这样小小一只,以后居然能够成为可靠的蜘蛛脑。
也许玩玩养成也不错?

于是把小鬼带到了自己的临时住所。
库洛洛首先就把他丢进浴室。
“自己洗。”库洛洛说。然后退出了浴室,坐在沙发上看书。
浴室里呯呯嗙嗙的声响实在是让人不省心。库洛洛揉了把眉心,走进浴室便看到光溜溜的小鬼四仰八叉地摔在浴缸里面摸着后脑勺欲哭无泪。
库洛洛侧过脸去。他当然不能让侠客看到自己在笑,毕竟……已经够可怜的了。
也不知哪来的耐性,库洛洛决定还是来帮一把。把袖子卷上去,给放了满满一浴缸热水之后,库洛洛挤出洗发乳涂到侠客已经淋湿的头发上。被揉得满头泡沫的侠客乖乖地任由年长者摆布,但是被摸到后背之类的地方,小家伙还是忍不住想躲。
“怕痒?”库洛洛低头看他。
侠客睁着一双无辜眼回视。
库洛洛沉默了半晌,捞起小鬼放大腿上就揍屁股。
“我不是恋童癖。”

把洗得香喷喷(……)的小侠客丢到床上去,库洛洛回浴室也给自己打理了一下。
躺进浴缸之中,温热的水浸泡着身体,带来轻盈的舒适感。库洛洛眯着眼睛,喉咙里发出如同大型猫科动物饕足时的低吟。他抬起手将落在额头上的碎发向上捋去,露出暗紫色的十字纹路。
水流冲刷在肌肤上氲起暧昧的水雾。伸出手把镜面上的白色抹开一片,尤带水痕的镜像里面映出他黑色的瞳孔。
他一只手撑住光滑而冰冷的瓷砖,一只手捂住半张脸,忍不住笑了几声。
裹着浴袍走出的库洛洛盯着小团子。很自觉地把库洛洛留在床上的一件干净衬衫当睡衣的侠客用被子把自己滚成一个卷,只露出一张小脸,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祖母绿眼睛看他。
拎起“侠客卷”,抖平了被单,库洛洛摸了摸掉出来的“内馅”那毛茸茸的细软头发,带着轻微的濡湿,稍微施加念力便将那残余的水分蒸腾干净。
“我要看书了,扛不住你就先睡觉。”
把侠客塞回被子里,库洛洛靠着床栏坐下,翻开未读完的书籍开始阅读。
侠客就老实了一会儿,便躺不住地来骚扰他。
“库洛洛是怎么变成这样子的?”
把书页翻了一面,库洛洛淡定地说:“一点小意外。不是变,而是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侠客转着眼珠,大概有点明白情况了,然后他坐起来,戳戳库洛洛肌肉结实的手臂,“我以后也可以变成库洛洛这样的嘛?”
库洛洛想了想未来的侠客,娃娃脸,大高个,肌肉男。库洛洛还是欣赏纤细的美少年的(咦?),身为团长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自家团员的审美观念,于是他十分坏心眼地说:“长大以后会变成多毛大猩猩。”
看着侠客一脸shock到的表情,库洛洛愉悦地表示欺负小孩子果然好玩。

小孩子精力不济,折腾了一会儿也就困了。
库洛洛看了看蜷在一边的侠客,把床头台灯调暗。
流星街的救济院床铺不足,小孩们三四个人挤一张床是常有的事,库洛洛隐约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因为受到排挤时常只能睡床边,半夜总担心会不会掉下去。有时候不得不睁着眼睛就这样过一夜。大概从那时候开始便养成了浅眠的习惯。熬夜就着月光看一切可以看的文字,童话书,圣经宣传单,电器的使用说明书,已然成为一种娱乐的方式。库洛洛在救济院教学开展之前,没有系统地学过文字,就已经进行了这种游戏。他并不见得理解那些纸张上的内容,但强大的记忆力让他在看过之后便能够记住。等救济院的神职人员开始教授他们文字的时候,库洛洛基本上一点就通,进步神速,因此也获得神父的喜爱。
侠客是另一个出类拔萃的孩子。他好奇心强,胆子大喜欢提问。尽管一开始和普通孩子一样学得磕磕绊绊,然而一旦掌握要领便懂得举一反三。
他的聪慧与库洛洛不同――张扬开朗而且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爱笑的孩子总能获得更多的关注和疼爱。他有着因为诸事顺利而造就的强大自信心。如果出生于平凡世界,侠客很有可能变成那种自幼娇纵的人,流星街限定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无,但他显然还是隐约逗漏出这种我行我素的影子。
独一无二的蜘蛛脑。
库洛洛看着沉浸在睡梦中,时不时咂咂嘴的侠客,用手指撩拨了一下他又长又卷的眼睫毛,小孩儿缩了缩脖子把脸埋进被子里面,并没有醒过来。
眼神微微一黯。
现在却只是个脆弱的小孩子。

“我能拆它吗?”侠客用一种异常渴望的眼神注视着库洛洛手中的手机。
对电子产品,侠客有一种特殊的兴趣,一开始在救济院里就是这样。那些半新不旧的机器人、飞艇、汽车模型,到了他手里面就会被拆得七零八落,在搞明白原理之后又能很快还原回去,顺便还能修好坏了的地方。所以负责整理维护这些玩具的神职人员对侠客的行为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到侠客足以独立,他拆解的机械也越来越复杂,也开始自学相关的知识,甚至独立研发。侠客出流星街比库洛洛要早,这段时间的事情库洛洛了解的并不太多,但是可以想象,在外面这样讯息发达的世界里,侠客面对的是怎样广阔的天地。无论如何,等到侠客成为蜘蛛之时,他的念能力已经基本定型――亦果然如他所料是操作系的好手。
库洛洛自然不会阻止自家未来军师的进化之路,把手机丢给他之后还附赠一套拆装工具。侠客欢呼一声,窜过来趴在桌子上就开始拆自己的新玩具。
没过一会儿,侠客眼巴巴地看着他:“屏幕是用胶水粘的,拆不开。”
库洛洛好笑地摇了摇头,走过去把他从椅子上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然后用念给他融胶水。
等到屏幕整个与底板脱离,侠客便轻手将它撬起来,露出手机内部的各种元件。
库洛洛看着他动手,时不时给他讲解各种部件的功能。待整个手机全部拆开,侠客用手拨弄着其中一块小小的黑色芯片。
“这是什么?”
库洛洛捂住嘴唇沉吟片刻,道:“把它组装回去吧。半个小时可以做到?”
“看我的!”

以侠客的记忆力,当然很快便将手机恢复原貌――虽然因为没有胶水而无法把屏幕合上。
作为奖励,库洛洛还是带着侠客去吃甜品。
为他点了草莓慕斯和蜂蜜西柚茶,库洛洛轻轻吮饮着咖啡,坐在他对面的侠客一脸满足地用小勺子挖着丝滑的慕斯送嘴里。
暖暖的阳光从落地窗外照射进来,洒在铺着米色格子布的桌子上。
悬挂在窗边的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库洛洛?”侠客抬起头看着对面突然空空荡荡的座位。
他带着几分茫然地盯着座位发了一会儿呆,大概是明白他不会再回来,便低下头用勺子戳了戳慕斯上的草莓。
杯壁上结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冰冰凉凉的。
有人从窗外敲了敲玻璃示意他看过去。
侠客微微偏转视线,库洛洛站在那里,淡笑着看他,逆光的眼睛依然闪烁着微芒。
那是他熟悉的,十岁的库洛洛。

库洛洛扫视了一圈自己的书房,低头看着被自己的突然出现差点吓懵过去的侠客。
还是成年的样子比较让自己在意。
库洛洛挑了挑眉,撑着手臂维持住压倒他的姿势,并逐渐靠近。
“侠客,我想我们有点话需要好好聊一聊,比如说,关于定位芯片……”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