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遊

帕里思通的鱿鱼(划掉)忧郁

话说,帕里思通·希尔刚刚被会长推荐升二星猎人的时候,因为太过年轻,遭到许多人的反对。对于这种局面,帕里思通可谓是喜闻乐见。〖这家伙巴不得协会越乱越好〗
会长也乐得看他手忙脚乱〖并不〗反击的样子,对于会长的恶趣味,帕里思通表面上一笑置之,心里……还是一笑置之。
眼镜娘绮多对于他那种满脸毫不在意的微笑总是意见很大,但又不能驳了自己尊敬的会长的面子,因此把大把大把的任务塞给他――
“你不是要升星级嘛,多做任务让其他人闭嘴好了。”手臂抱在胸前,绮多投以蔑视的一眼。
帕里思通配合地蹲下身子,抬头仰望状:“嗨~”
绮多炸毛:“八嘎!”
〖即使戴着帽子也只到帕里思通胸口的吉娃娃妹子→绮多〗

所以帕里思通接下了任务。_(:з」∠)_
在念方面帕里思通并不很占优势,他不是以念能力取胜的猎人。
对于这一点,和他同期的黑客猎人侠客〖六号蜘蛛先生是那一期唯二通过的考生,其他人被这两个家伙玩残了,据说死伤率直到1998年第277期才被堪堪追平,西索是又一大杀伤性武器〗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淡定地表示:“就是不要念能力,你也比很多职业猎人强多了。”
帕里思通微笑着拦截下他发送过来的病毒炸弹,反过来突破对方的防火墙,丢下一句:“糖果我吃掉了,炮弹还给你。”然后清理了侠客硬盘里的几个G,又免费送了几个G。〖到底是哪几个!重点错〗
〖据内部消息称,侠客当天晚上被团长罚跪键盘(?!)〗

将任务一个个清掉,那些不堪入耳的微词渐渐消除。帕里思通在众人客套的祝贺下微笑着接受了会长颁发的星级猎人证。
只是这种微笑并不深入眼底。
星级猎人的挑战比想象中的更容易。〖一大波猎人和非猎人等着打脸〗
协专的人只要给予既得利益的小小诱惑就温驯得如同哈巴狗一样躺在脚边摇尾乞怜。〖狗狗们表示躺枪〗
绮多调戏起来非常可爱,不过最近她出任务,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真让人伤心。〖相信我,绮多如果知道能这样,绝对会再也不回协会〗
给会长明里暗里找麻烦虽然很有趣,可会长也不是每次都接招。〖老人家哪有那个精力陪你!〗
帕里思通表示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吃着布朗宁,45度角仰望天空〗
为了能更有趣一点,帕里思通给一个地下科研所打了个电话。
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之后,帕里思通拿手指轻轻点了点嘴角,望着巨大落地窗外的夜景。
因为光和尘埃,这个城市被笼罩在橘黄的天幕下,那些如鸽般飞起的路灯和车流汇聚成城市的血脉,蔓延开来,布成一张大网。无数的光团聚集成更大的光团,无数的生命聚集成更大的生命。人类从不是喜爱孤独的存在。
帕里思通不否认,自己骨子里深埋的冷漠,也许也是源自于这种无法扭转的本性。
帕里思通闭上眼睛,让自己坠入黑暗。
就让他在这一刻,陷入孤独的泥泽,越是讨厌,越要忍耐。
他,有这个能力。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