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遊

#莎乐美
#酒茨,架空背景
#酒吞终于冒了个头,过渡结束,下一节把茨木木拉出来,瘫软

03.

在皇帝和大使相谈甚欢之时,大使的女儿正一人无所事事地站在大厅的另一边,拽着一片垂坠的窗帘,用手指盘玩着上面的精美流苏。那些上前搭讪的年轻贵族们被她一个个以甜美而疏远的微笑拒绝。
情窦未开的千金,就如同悬崖上生长的带刺玫瑰,俏丽却冷艳,让人可望而不可及。
宴会进入尾声时,大使在知情的众人恭贺之下,携着女儿坐上马车离去。归途中,他心情愉悦地询问自己的女儿在宴会上是否开心,直到此刻,他才有时间和女儿有片刻的交流。臣女知道他只是例行公事,只管答一切都好。于是大使便施施然地宣告了结亲的好消息,难得一次想博女儿欢心,却不料这少女竟然大发雷霆。
虽相对京都的贵族们,这位小姐只能算是初来乍到,却也对未来婚约者的狼藉名声有了一定的了解。那是个轻狂不羁的浪荡子,目前正接替了病重父亲的职务担任总督办,在全国各地奔走视察,即将完成使命回京。他自称生平只喜好三样东西:酒,火枪和美女。可想而知,那登徒子出入的尽是声色场所,纵有家财万贯迟早也会挥霍一空。尽管传闻中那位青年英俊潇洒,令无数名姝心甘情愿为他疯狂,但凡有几分傲气的女子对他也断不会有什么好的第一印象的。
“我誓死也不嫁给这样一个浪子!”
就今天的眼光来看,对包办婚姻感到的不满是极为正常而合理的情绪,谁也不愿意将就着和从来陌生的人稀里糊涂地绑在一起。千金的愤怒无外乎是出于对真爱和自由的渴望,是全然无可厚非的。我是完全理解,并对她今后的遭遇感到十二分的同情的——那大使不顾少女的反抗声决心关她禁闭,除却每天傍晚可以在乳母的监视下就近在宅邸隔壁的花园里小坐片刻之外,不允许再多踏远一步。
十几岁女孩的生命枯萎了,终日哀叹。

给这清减的名花施以润泽的人便在此时出现了。
那是所有少女心作祟的草长莺飞的时日里,所能想见的最浪漫的相遇。弹琴的才子在翩翩落英下凝成一座丰神俊朗的塑像,少女的春心恰似风乍起时吹皱的一池碧水,裁剪了涟漪做裙,连沉默也细细绣上了纹理。每日傍晚便成了千金一日里最快乐的时刻,她终日期待着能与那青年闲聊的数十分钟,聊一朵花,一片叶子,一只歌唱的小鸟,仅此而已。但无疑,女孩的青春已经旖丽成一树四月的繁花,每一朵都传递着暗许的情思。
直到有一日,青年告诉她,自己将要离开。原来这位青年是另一公国前来访学的大公,将回国继承封地。少女这才陡然被拉回苍白的现实。她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中,扑在嵌着金边的床单上小声地啜泣。然后,她抹干眼泪,将能收拾的细软都收拾起来,尽可能挑那些细小而精当的首饰打包在手帕里,用一只镶嵌了猫眼石的手镯哄骗了看守侧门的小差,趁着月色逃出了家门,一路夜奔向了心上人。
大使惊怒万分,却又不得小心行事,好不让这消息被旁人知晓。哪料此时却传来了皇宫的御召,原来是那位替父行巡视之命的年轻贵族已经回京,皇帝亲自为大使作媒商谈结亲之事,这青年也极为爽快,只是要求亲眼见一见对象。大使这下可就慌了,他上哪去变一个活生生的女儿给他呢?只好自认倒霉,灰溜溜地进宫告罪。
世间哪有不透风的墙,兴许是宫中哪个奴仆碎嘴,关于千金逃婚的流言蜚语便插了翅膀,几乎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京都。所有人都在看笑话,看大使的,也看那年轻贵族的,纵然他十分无辜。
虽然少女最终还是被追回了,但是事情总须有一个交代。
年轻而傲慢的贵族站出来了,他如往常一样轻狂地笑着,从腰间抽出佩剑。
“就让我们以男人的方式来一决胜负吧。”

想必到此,大家也已经猜出了这个故事的主角之一已经出场了。不错,这位傲慢的青年,正是在历史上留下响亮名声的叛逆者,红发的战将酒吞。
我不知道日后的酒吞是否后悔过年轻的自己这一似乎有些轻率的举动。因为这场决斗如同一条导火索一般引燃了一系列的后果是他生命不可承受之重,无论荣耀抑或悲剧。但这场决斗确实是他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不是因为输了,恰恰是因为他赢了。虽然点到为止,并未直接取对方性命,但那个时代的医疗条件十分落后,对方并没撑多久便死于感染。
不知诸位是否了解那个时代决斗的相关规则,为避免困惑,我需要稍微解释一下,决斗双方均不可旁人协助,只可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取胜,是绝对公平的。但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按照帝国的传统,决斗过程中的伤亡责任自负,但另一公国却奉行杀人偿命的规则。因此,对方属国执意要以他国法律制裁酒吞。一场私人械斗最终上升到政治事件,想必这是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但或许却正合了某些人的愿。
为给邻国一个交代,皇帝将酒吞暂时投入了监狱。经过多方的政治斡旋,最终酒吞被处以大笔赔偿金,并被发配到边境担任驻边将领。
而这位红发反叛者的传奇,也正是从他踏足那片广袤的原野之时,开始书写的。

tbc.

评论(4)

热度(11)